咸鱼
8

OVERLORD同人;鬼之魔剑士

 章一:开始与结束【1】


在西元二一三八年的现在出现名为DMMO-RPG的新名词。


这个名词是「Dive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 Playing Game」的简称,人们利用网路与奈米技术设计出脑内电脑网路───这个网路和神经元奈米介面、专用控制介面连结在一起。如此一来,人们在虚拟游戏当中游玩时,就能够像是身在真实世界一般,具有身历其境的感受。


也就是可以让玩家彷佛实际进入游戏世界的体感行线上游戏。


在不断开发出来的众多DMMO-RPG之中,有一款特别引人瞩目的游戏。


YGGDRASIL。


那是在十二年前的二二六年,由日本厂商充分准备、精心开发之后上市的游戏。


「YGGDRASIL」和当时的其他DMMO-RPG相比,是「玩家自由度异常宽广」的游戏。


基本的职业种类,包括基本职业和高阶职业在内,轻松超过两千种。


每种职业的最等级只到十五级,因此如果想要达到综合等级极限的一百级,至少要练七种以上的职业。不过只要达成条件,还是有可能「多方涉猎」,只要有心,也能以相当没有效率,每个职业都只有一级的方式练到一百级。因此在这个游戏系统哩,只要不是特意为之,就不会出现一模一样的脚色。


关于视觉表现,也可以利用另外贩售的编辑工具改变武器防具的外观、内部资料、自己的外表,以及拥有住处等详细设定。


等待玩家冒险的游戏世界,拥有广阔的舞台。共有阿斯嘉特、亚尔夫海尔、华纳海尔、尼达维勒、米德嘉尔特、约吨海姆、妮芙尔海姆、赫尔海姆、穆斯贝尔海姆等九个世界。

 

广大的世界、众多的职业,还有能够随意改变的外型。


这样的设计就像是在日本人的创作意欲中注入燃油般一发不可收拾,到了后来甚至出现人称造型风潮的现象。因为受到如此疯狂的欢迎,所以日本只要提到DMMO-RPG,大家直接联想到的就是这款「YGGDRASIL」。


───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游戏「YGGDRASIL」不再被公司和合作厂商们认为有经营下去的必要。今日,就是「YGGDRASIL」永久关闭服务器的日子。


【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吗?】

说话的【人】身着饰有黄金装饰的非常华丽的黑色长袍,长袍的上半身有些过度的装饰,但是却与之非常相称,双眼蒙着眼罩、拥有修长的身材与其柔和的面部线条的他似乎是十分俊美。

但其灰色的皮肤,如精灵一样的长耳,有尖锐指甲和六指的双手,以及头上的山羊一样的长角与缺失的鼻子,却显示出了他非人的身份。


魔鬼---------------传说中地狱中的魔物,不了解它们的人常常把它们同恶魔混为一谈,但是它们却是完全不同的生物,恶魔暴戾残忍,魔鬼虽同样残忍但有着恶魔没有的狡猾,但是它们被人厌恶的程度却是相同的。


在「YGGDRASIL」迷宫当中,尔偶可以发现这种魔物的身影,不过他显然并非游戏当中的魔物,而是玩家。


在YGGDRASIL里,玩家能选择的种族大致分为人类、亚人类、异形类这三种。

 

人类的基本种族有人类、矮人、森林精灵等,外表丑陋,但是能力比人类强的亚人类有哥布林、兽人、食人魔等。最后的异形类具有怪物的能力,虽然能力值高于其他种族,但是也有各种缺点。包括这些高阶种族在内,全部的种族高达七百种。

魔鬼就是玩家可以扮演的异形类高阶种族之一。

魔鬼说话时嘴巴并没有张开。因为即使是过去最顶尖的DMMO-RPG,在技术上还是无法做到让脚色的表情根据对话产生变化。


他开启了「讯息」的功能,说到----------

 

【飞鼠桑,你还在公会里吗?】


【这个声音……是普罗托斯桑啊!好久不见了啊!】


普罗托斯.乌连.贝利亚,正是魔鬼的游戏名,他笑了笑继续说:


【嗯,是啊。距离上一次上线已经有快一年不见了吧。】


【......好长时间不见了呢】


【是啊,这一年实在是太忙了,我可是接到你的邀请之后请假用电脑上的网呢】

普罗托斯-----------现实职业是一名快递员,即使在西元二一三八年的今天,快递员这个职业依然没有被取缔。


【…那可真是糟糕,和黑洛黑洛桑一样呢。】可以感受到这里飞鼠是带着笑意无奈的说的

 

【啊,和黑洛黑洛桑比起来我可好多了,我才不是社畜呢。】

普罗托斯所属的公会———由玩家共同建立,一起组织并自行经营的团体「安兹.乌尔.恭」,有两项参与公会的成员必须遵守的规定。第一项是必须身为社会人士,另外一项则是必须以异形类种族加入。


因为有着必须是社会人士的这种规定,大家谈论的话题很多都围绕在现实世界的工作上。公会的成员也都接受这样的话题,所以像黑洛黑洛桑这样的抱怨也非常常见。


【听你这么说,黑洛黑洛桑也来了吗?】


【是啊,不过他因为太困了就先下线了。】


【啊,先下啦。也是呢,黑洛黑洛桑的老板真黑心啊,黑洛黑洛桑每天都超累的样子。好可惜啊,没有打到招呼。】


【没关系的啦,招呼的话等到下次……有机会吧。】


听到飞鼠黯然下来的的口气,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普罗托斯连忙补救,


【世界很大但也很小喔!一定会见面的!】


即使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可就连普罗托斯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这话,不管是飞鼠还是普罗托斯,其实心里都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然而两人却都没有真的挑明,只怕戳穿了这最后一丝奢望。


【普罗托斯桑!你还回公会吗?】

飞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振奋,但是那只不过是表面而已,普罗托斯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当然要回来!好不容易上线一回当然要去公会啦!你在哪里啊,我现在就用戒指传送回来!】

 

【我在王座之厅那里。】


【好的,我过来了。】


普罗托斯来到的地方,是半球体造型的巨蛋大厅。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闪耀白色光芒。墙上有七十二个洞,里面大多摆放著雕像。


每个雕像都是模仿恶魔的外观,总数是六十七个。


这个房间名叫所罗门之钥。取自著名的魔法书书名。


摆在洞里的雕像是根据魔法书中记载的所罗门七十二柱恶魔为概念,以超稀有的魔法金属制作的哥雷姆。原本应该有七十二个的哥雷姆却只有六十七个,是因为制作者还魔有做完就感到厌倦了。


位于天花板上的四色水晶是种魔物,只要敌人入侵,他们就会召唤地水风火等高阶元素精灵,同时展开广范围攻击的爆击魔法。


如果这些水晶同时发动攻击,强大的威力可以轻易打倒两支一百级的玩家小队,大约十二人左右。


这个房间可以说是保护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核心的的最后防线

穿过魔法阵,面对眼前的巨门。


高达五公尺以上的雄伟双开大门点缀著精雕细琢的雕像,右门是女神,左门则是恶魔雕像。设计的相当逼真,远远地就可以感觉到他们向是要从门里袭来。


虽然看起来很生动,但是就普罗托斯所知,这两个雕像不曾动过。

────既然能够攻到这里,我们就盛大欢迎那些勇者吧。虽然多人背地里说我们坏话,不过我们还是应尽一下地主之谊,在里面正大光明地迎接他们才对

乌尔贝特.亚连.欧德尔提出的提议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决定获得通过。


【中二病一定是会传染的,不然我怎么会脑抽帮忙设计这个大门】

 

普罗托斯推开大门,那道门彷佛自动门一般——不过是以符合重量的缓慢速度开启。


空气为之一变。


虽然之前的气氛也是有如神殿静谧庄严,不过如今眼前的光景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气氛转变形成袭击全身的压力,设计得十分精巧。


这里是个宽广的挑高房间——


就算来了几百个人也不会觉得拥挤。抬头仰望的天花板相当高,墙壁以白色为基调,里面点缀金色为主的各种装饰。


数盏吊在天花板上的华丽水晶灯是由七彩的宝石打造,散发如梦似幻的炫丽光芒。


墙上插著绘有不同花纹的巨大旗帜,从天花板到地板共有四十一面旗帜随风飘扬。


大量使用金银色调的房间里,有个十几阶的楼梯,最上方是以巨大水晶切割而成,椅背高可参天的巨大王座。背后的墙上挂著会有工会标志的红色巨大旗帜。


这里就是位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最深处,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王座之厅。


【飞鼠桑!我来了!】普罗托斯选择性无视了跪了一地的npc朝王座上的飞鼠挥手示意。


「我才不是因为雅儿贝德手上的世界级道具心虚了呢,呵呵」

 

【普罗托斯桑!你来啦,欢迎回来!】


【飞鼠桑这样子坐在王座上非常帅啊,我也来摆个造型帅一下吧】

【普罗托斯桑,你不要取笑我了。】


【才不是,我可是真心地在称赞你哟!】


普罗托斯说着走上了台阶,站在王座后。

很好。


飞鼠举起左手,确认时间

 

23:55:48


刚好赶上时间。


恐怕GM已经开始不断广播,外面也在施放烟火吧。不过将全副心思放在这里,与外界完全隔绝的两人不知道。


【过去的遗物啊——  】


【该说是时间的宝藏吧,遗物这么死气沉沉的词怎么可以和同伴们的心血相比。】普罗托斯马上反刹。


【是啊。】虽然现在的这个公会是虚有其表,但是之前也曾有过愉快的时光。


移动目光数著从天花板垂下的巨大旗帜,总共四十一面。和公会成员的数量相同,上面有每个成员的印记。飞鼠伸出白骨手指指向其中一面。


「我。」


然后移向旁边的旗帜。那面旗帜代表安兹,乌尔·恭——不,是YGGDRASIL当中最强的玩家。这个公会的发起人,也是将前身「最初的九人」整合在一起的人。


「塔其,米。」


接下来指出的旗帜,上面的印记是在现实世界担任大学教授,也是在安兹。乌尔,恭里最年长的人。


「死兽天朱雀。」


手指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指出的旗帜是安兹·乌尔,恭里仅有的三名女性之一。


「红豆包麻糬。」   


飞鼠流畅地念出印记的主人名字:「黑洛黑洛、佩罗罗奇诺、泡泡茶壶、翠玉录、武人建御雷、可变护身符、源次郎───」


念出四十名同伴的名字不用花费太多时间。


那些朋友的名字依然深深烙印在飞鼠的脑里。


飞鼠疲惫地瘫在王座上:


【是啊,真是愉快……】


【那真的是段相当愉快的时光呢。】


【是啊,大家都在一起.......】


对飞鼠来说,除了冒险相当有趣,能够和朋友一起畅游才是最大的乐趣所在。


对于双亲已经不在,在现实世界没有朋友的飞鼠来说,这个公会安兹.乌尔.恭正是自己与朋友度过美好时光的灿烂回忆。


普罗托斯桑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会在今天请假来公会一起和他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如今这个公会最后的残余也即将消失。


内心满是遗憾与不舍。


飞鼠紧握手上的法杖。只是普通社会人的飞鼠,没有什么财力和关系可以改变这个事实。不过是个只能默默接受结束时间到来的玩家。


映入眼帘的时钟已经来到了23:57,伺服器终止服务的时间是0:00。


……时间已经所剩不多。


虚拟世界即将结束,必须开始面对现实世界的每一天。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人无法真正地活在虚拟世界,所以大家才会一一离去。


飞鼠叹了一口气。


明天四点要起床。伺服器关闭之后必须立刻就寝,才不会影响到明天的工作。


23:59:35,36、37……


飞鼠也随着时钟念出秒数。

23:59:48,49、50、……


身后的普罗托斯也一起念了起来。


飞鼠也闭上眼睛


23:59:58 59───  


随著时钟念完剩下的秒敷。等待幻想世界的落幕───


等待强制登出——


0:00:00......1、2、3……

 

23:59:48,49、50……

【……嗯?】


飞鼠睁开眼睛。


没有回到熟悉的房间里,这里还是YGGDRASIL内的王座之厅。


【这是怎么回事?】


时间没有错,现在的自己应该因为伺服器关闭遭到强制登出才对。


0:00:38


确实已经过了零点,时钟不可能因为系统问题出现错误。


一头雾水的飞鼠看向四周,寻找附近有什么线索。


【莫非是关闭伺服器的时间延期?或是延长的补偿措施?】


虽然脑中浮现各种原因,但是都和正确答案相差甚远。不过最可能的应该是遇到什么不可抗力,延后了伺服器的关闭时间吧?如果是这样,GM应该会发表声明才对。飞鼠急忙想要连接已经关闭的通讯——但是不禁停下动作。


没有出现控制介面。


【发生什么事了……?】


飞鼠虽然感到焦躁与疑惑,不过也对于自己还能如此冷静有些意外,打算叫出其他功能。不用透过控制介面的强制连线、聊天功能、呼叫GM,强制结束───


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是遭到了系统完全排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飞鼠充满愤怒的吼声响彻王座之厅,然后消失。


今天是最后一天,竟然在全部划下句点的今天发生这种事,难道是在戏弄玩家吗?


飞鼠对于无法精彩迎接光荣的终点感到相当不满,从脱口而出的怒骂声就可以感受他的愤怒。


【您怎么了吗?飞鼠大人?】

悦耳的女声


这绝对不是身后拥有男性声调的普罗托斯所能发出的声音。


飞鼠虽然吓了一跳,还是寻找声音的来源。在他发现这句话发字谁的口中之时,不由得经验到哑口无言。回应的正是抬起头来的NPC───雅儿贝德。

 

【雅儿贝德....!】身后的普罗托斯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有什么问题吗,飞鼠大人、普罗托斯大人?】


雅儿贝德继续发问。飞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令人无法理解的事层出不穷,所以思考有些短路……÷


【失礼了。】


飞鼠只能傻傻望著站到自己身边的雅儿贝德。

飞鼠只能傻傻望著站到自己身边的雅儿贝德。


【您怎么了吗?】


雅儿贝德的美丽脸庞凑向飞鼠面前观察。一股淡淡的幽香刺激飞鼠的鼻腔。那股香气似乎修复了飞鼠的思考回路,飞到九霄云外的思考慢慢恢复正常。


【不……什么事也没有……不,没什么。】

【不,没、没什么】普罗托斯似乎还没有从冲击中缓过神来。


飞鼠并非那种单纯到对人偶使用敬语的人。不过……听到雅儿贝德的问题,差点忍不住用敬语回应。因为她的动作、语气,处处都可以感觉到令人无法忽视的人性。


飞鼠虽然对于雅儿贝德还有自己身处的环境有强烈的异样戚,但也无法厘清这种异样是怎么回事。他只能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尽力压抑内心的恐惧与惊讶等多余情绪。不过口是凡夫俗子的飞鼠选是无法做到。

就在飞鼠想要放声大叫的瞬间,脑中突然闪过一名公会成员常说的话。


───焦急是失败之本,必须随时保持冷静的逻辑思考。保持冷静、目光放远,思考时不要钻牛角尖喔,飞鼠桑。


想起这句话的飞鼠恢复以往的冷静。


飞鼠对人称安兹.鸟尔.恭的诸葛孔明——布妞萌表达戚谢之意。


【……您怎么了吗?】


距离好近。靠到几乎可以感受彼此气息的雅儿贝德,可爱地偏著俏丽脸庞发问。好不容易恢复冷静的飞鼠,差点因为那张逼近的睑再次失去冷静。


【………呼叫GM的功能好像失效了。】


被雅儿贝德水汪汪的眼睛吸引,飞鼠忍不住询问NPC。


在飞鼠过去的人生中,不曾被异性以那样的表情关怀。尤其还是带有撩人的气氛。虽然知道她只不过是人为的NPC,但是有如真人的自然表情与举动,令飞鼠不禁咸到心动。   


不过内心涌现的这股情咸,像是遭到压抑一般再次回归平静。


飞鼠对于内心不再出现大幅起伏的自己咸到些许不安,心想这应该是翻才想起同伴那句话的缘故。


不过真的是如此吗?


飞鼠摇摇头,现在不是思考这些事的时候。


【……还请原谅我无法回答飞最大人刚才问到的呼叫GM问题。抱歉无法符合您的期望,如果可以赐予机会弥补这次的失误,我将感到无比喜悦。请务必再次下达命令。】


……两人正在对话,绝封没错。


发现这个事实的飞鼠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NPC竟然会说话,不对,可以利用自动化处理方式让NPC说话。因为有提供吼叫声资料和欢呼声资料让玩家下载。只是要让NPC进行对话,还是不可能的事。刚才的塞巴斯等人也只能接受简单的指令。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可能的事?只有雅儿贝德与众不同吗?


飞鼠向雅儿贝德挥手发出退下的指令,对方露出一闪即逝的遗憾表情。飞鼠将眼神从她的身上移向仍然低著头的管家与六名女仆。


【塞巴斯!女仆们!】


【是!】


所有声音完美地重叠在一起,接著管家和所有女仆一起抬头。


【来到王座前面。】


【遵命。】


所有声音再次重叠,管家和女仆们站了起来。接著以抬头挺胸的优雅姿势走到王座前面,再次单膝跪下低头。


这下子可以了解两件事。


第一是即使不特意以指令关键字下达命令,NPC依然能够理解意义加以执行。


第二是能够说话的并非只有雅儿贝德。


至少在这间王座之厅里的所有NPC,也都发生异状·


如此思考的飞鼠对于自己,遗有眼前的雅儿贝德,产生和刚才一檬的异样感。飞鼠想要厘清这种异样感到底是怎么回事,以锐利的目光注视雅儿贝德。


【───怎么了吗?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


【......!】


终于得知这种异样感事怎么回事的非有没有大叫,也没有默不出声,而是发出不成声的惊叹。


那种异样感出自表情的变化。嘴角会动,还能发出声音───


【...可……能!】


飞鼠急忙将手伸向自己的嘴巴,试著发出声音。


───嘴巴在动。


就DMMORP G的常识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嘴巴不可能配合角色说话有所动作。   


基本上外观的表情是固定不动。若非如此,就不会有感情回不这个设计。


而且飞鼠的脸是骷髅头,既没有舌头也没有喉咙。往下看了一下手,也是同样无皮无肉的一双手。由此可见应该没有肺部之类的内脏,那么为什么能够说话?


【不可能......】


飞鼠察觉自己过去累积的常识逐渐瓦解,同时也感到相同程度的不安。压抑想要吶喊的冲动。如同预期一般,冲动的内心突然回归平静。


飞鼠用力往王座的扶手一拍,但是就像飞鼠的预测,并没有出现任何损伤值。


【...该怎么办才好……有什么好办法……?】


完全无法理解目前的状况,即使发脾气迁怒也无人相助。


那么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寻找线索。


【——塞巴斯。】


从抬头的塞巴斯脸上看到诚挚的表情,感觉就像活生生的人。


对他下达命令应该没问题吧?虽然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不过还能认定这么坟墓的所有NPC都忠于自己吗?说不定眼前的这些人已经不是大家所制作出来的那些NPC了。   


脑中浮现众多疑问,还有随之涌现的不安,只是飞鼠将这些事情绪全部压抑。   无论如何,最适合的搜寻人选只有塞巴斯。虽然看了身旁的雅儿贝德义演,不过飞鼠的心意已决,决定命令塞巴斯。  

脑中浮现公司高层对职员下达命令的情景,飞鼠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下令:


「离开大坟墓到周围查探附近的地理状况。如果遇到有智慧的生物,就友善地和对方交涉,邀请他们过来。交涉时尽可能达应对方的要求。行动范围仅限于周围一公里,尽量避免发生战斗。」


「遵命,飞鼠大人。立刻开始行动。」


创造出来保护根据地的NPC竟然可以离开根据地,这个原本在YGGDRASIL里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如今已经遭到颠覆。


不,这要等到塞巴斯真的离开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之后,才能真的确定。


「……从昴宿星团当中选一个人一起前往。如果遇到战斗就立刻撤退,将收集到的资讯带回来。」


这样姑且是走了第一步。


飞鼠的手离开安兹.乌尔.恭之杖。


法杖没有因此滚落地面,而是像是有人拿著一般浮在空中。虽然完全不符合物理法则,不过这样的光景还是与游戏中的状况一样。放手便会浮在空中的道具,在Y G G D R ASIL里并不稀奇。


看似露出痛苦表情的灵气特效依依不舍地缠住飞鼠的手,不过飞鼠完全不予理会。早已司空见惯……并非如此,不过因为觉得会有这种巨集指令也不奇怪,因此飞鼠转动手指将灵气特效拨开。


飞鼠双手抱胸沉思。


下一步是───


「.....联络游戏公司吧」


对于飞鼠目前的异常状态,知道最多消息的应该是游戏公司。


问题是要怎么联络。原本只要利用吶喊指令或呼叫G M功能就可以立刻取得联络,但是 在这些方法都已失效的现在……


「讯息?」


这是游戏当中取得联络的魔法。   


原本只能在特殊状况和场所使用,不过现在或许能够好好利用这个魔法。只是这个魔法基本上是用来和其他玩家联络,是否也能联络G M便不得而知。


而且遇到这种异常状态,也无法保证这个魔法是否遗有效。


「……可是……」


还是非得调查才行。   


飞鼠是一百级的魔法师。如果无法使用魔法,别说战斗力,就连行动力和情报收集能力也会大幅下降。在这个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现状,更要确认魔法是否可以使用。而且要尽快知道。   


这么有哪个地方适合使用魔法——如此思考的飞鼠环顾王座之厅一圈之后一摇头。


虽然眼前是紧急状况,还是不想在这个宁静又神圣的王座之厅进行魔法实验。于是在思考哪里比较适合之后,脑中浮现一个符合期望的地方。


而且除了自己的能力,还有一件事也要一起确认。


那就是自己的权力。必须确认自己身为安兹.乌尔.恭公会长的这个权力,现在是否依然存在。


到目前为止遇到的N P C,大家似乎都是忠心耿耿。不过在这个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中,还有几个N P C的等级和飞鼠不相上下。必须确认他们是否依然忠心。 


但是——


飞鼠俯视跪在地上的塞巴斯和女仆,并且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雅儿贝德。


雅儿贝德脸上挂著若有似无的微笑,虽然很美,但是从某些角度看来却像是带著心事的微笑,似乎隐藏什么秘密。这一点令飞鼠感到不安。


目前NPC对自己的忠心还是依然不变吗?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中,遇到那种老是出错的上司便不再忠心,他们应该也一样吧?还是说只要输入忠心资料,就永远不会背叛?


如果他们的忠心出现动摇,又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继续保持忠心?


给予奖励吗?在宝物殿里藏有巨大的财宝。虽然动用这些过去同伴遗留的宝物令人感到心痛,不过如果这是关系到安兹.乌尔.恭存亡与否的紧急状况,他们应该能够体谅。只是也不知道应该给予多少奖励才适合。


除此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为高位者就比较优秀?但是拥有什么能力算优秀,这点依然不明。感觉只要将这个迷宫继续维持下去,应该就能慢慢了解这些事。


亦或是


「——-力量吗?」


张开左手的飞鼠握住自动飞来的安兹·乌尔.恭之杖。


「凌驾一切的力量?」


镶在法杖上的七颗宝石闪闪发亮,好像在要求主人使用它的巨大魔力。


「……算了,这些事等到以后再来慢慢思考。」


飞鼠放开手上的法杖,摇晃的法杖便以好像生气扑倒的动作滚落地板。


总之只要表现出身为领导者的举动,就不至于马上与他们敌对吧,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只要不暴露弱点,敌人就不会露出利牙攻击。


飞鼠气势十足地放声开口:


【昴宿星团听令,除了跟著塞巴斯的女仆,其他人前往第九层警戒,防止敌人从第八层入侵。】


【遵命,飞鼠大人。】


在塞巴斯身后待命的女仆恭敬地回应,表示了解命令。


【立刻开始行动。】


【知道了,我的主人!】回覆的声音响起。塞巴斯和战斗女仆们向坐在王座的飞鼠跪拜之后,同时起身离开。


巨大的门开启之后再度关闭。


塞巴斯和女仆们消失在门的另一边。


他们没有回答「不要」真是太好了。


飞鼠放下心头大石,同时看向遗留在身边的npc。就是一直在旁边待命的雅儿贝德,雅儿贝德露出微笑询问飞鼠:【那么飞鼠大人,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呢?】 


「啊,啊啊……有了。」飞鼠挺身离开王座,一边捡起法杖一边说声:


【过来我旁边。】


【是的。】


以发自内心的微笑回覆的雅儿贝德靠近。飞鼠虽然对雅儿贝德手上那把浮著黑球的短杖有所戒心,但也只是一瞬即逝,还是先暂时忘记它的存在。就在飞鼠如此思考之时,雅儿贝德已经靠到彷佛是要拥抱的距离。


好香——我在想什么啊。


再度涌现的想法马上被飞鼠赶出脑外,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飞鼠伸手触摸雅儿贝德的手。
「...」


【嗯?】


雅儿贝德浮现忍耐痛楚的表情。飞鼠则像是触电一般,立刻把手移开。


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让她感到不舒服了吧?


几次难过的回忆掠过脑中——例如被天上掉下来的零钱砸到之类的——不过飞鼠立刻找到答案。


「……啊——」


死之统治者的低阶职业死者大魔法师,在升级时能够获得的能力当中,有一种能力是对 接触的对象,通常是攻击目标给予负向伤害。莫非是因为这个缘故?


不过若是真的如此,还是有些疑问。


在Y G G D R A S I L这款游戏里,出现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魔物和N P C,


在系统上判定为隶属于安兹.乌尔·恭公会的旗下。而且只要隶属相同的公会,就算同伴互相攻击,也应该没有任何效果。


莫非她不隶属我们的公会?还是已经不再禁止同个公会的伙伴互相攻击?


───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


如此判断的飞鼠向雅儿贝德道歉:


【报歉了。我忘记解除负向接触这项技能。】


【请不用在意,飞鼠大人。那种程度不算伤害。而且如果是飞鼠大人,那么不管是怎么样的痛苦……呀!】


【阿...嗯……是吗……不、不过还是很抱歉。】


听到发出可爱叫声,同时害羞地伸手遮住脸庞的雅儿贝德,飞鼠有些不知所措,回答得有些支支吾吾。


果然是因为负向接触造成的结果。


飞鼠从不停说些破瓜之痛如何如何的雅儿贝德身上移开视线,开始思考如何暂时解除那个随时发动的技能——这时突然理解解除方法。


使用死之统治者拥有的能力对现在的飞鼠来说,已经变得有如呼吸一样简单、自然。


面对目前自己身处的异常状况,飞鼠不禁笑了。发生了这么多的异象,这点程度的异状


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习惯真是可怕。


【我要摸了。】

【啊。】


解除技能之后伸手碰触雅儿贝德的手。虽然心里涌现好细啊───好白啊───等的无数想法,但是这些身为男人的欲望全被飞鼠拋出脑中,只想知道对方的脉搏。


-——正在跳动。


怦通怦通的跳动声。如果是生物,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没错,如果是生物。


放手的飞鼠看向自己的手腕,眼前只有无皮无肉的白骨。因为没有血管,当然也感觉不到心跳。没错,死之统治者是不死之身,是超越死亡的存在,当然没有心跳。


移开视线的飞鼠注视眼前的雅儿贝德。


飞鼠看到雅儿贝德似乎有些湿润的眼睛里,浮现自己的身影。她的脸颊泛红,大概是因为体温急速上升的缘故。雅儿贝德身上出现的变化,已经足以令飞鼠感到震撼。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N P C吗?不是单纯的电磁资料吗?怎么会像是活人一般带有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AI才能做到?最重要的是YGGDRASIL这款游戏好像变得有如现实世界……
不可能。


飞鼠摇头否定。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幻想情节。可是想法一旦根深柢固,就没有那么容易消除。对于雅儿贝德的变化感到些许不自在的飞鼠,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才好。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只要能确认那件事,所有的预感都将变成事实。究竟自己身处的现况,会倾向现实还是非现实呢?


因此这是势在必行的事。就算被对方以手上的武器攻击也是没办法的事...


【雅儿贝德……我、我可以摸你的胸部吗?】


【咦?】

【嗯?】

耳边传来了两个声音,一道属于雅儿贝德,一道属于站在身后的普罗托斯。


空气似乎瞬间冻结·


雅儿贝德惊讶地睁大双眼。


如此说道的飞鼠也觉得很难为情。虽说是没办法的事,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啊。真想高喊太低级了。不,利用上司的职权进行性骚扰,的确是最低级的行为。


「普罗托斯也会看不起我吧,但不这样的话就无法确定这里是现实还是非现实」
已经无计可施。没错,他必须这么做。


飞鼠用力说服自己,精神急速稳定下来的飞鼠努力以统治者的威严开口:


【应该……无所谓吧?】


感觉不到半点威严。


对于飞鼠战战兢兢的要求,雅儿贝德却像是心花怒放


【那是当然,飞鼠大人。还请您任意抚摸。】


雅儿贝德挺起胸膛,丰满的双峰就这么立在飞鼠面前。如果能够咽口水,飞鼠恐怕已经吞了好几次了吧。


即将伸手触摸撑起身上礼服的胸部。


有别于异常的紧张与激动,飞鼠脑海角落的冷静情绪正在客观地观察自己。感觉自己实在有够蠢,为什么会想到这种方法,而且还要付诸实行。


悄悄瞄了雅儿贝德一眼,发现对方的眼睛闪闪发亮,还以「快来吧」的模样不断挺胸。


不晓得是兴奋还是害羞,飞鼠以意志力压抑快要发抖的双手,下定决心伸出双手。


飞鼠的手先是传来洋装下方稍硬的触感,接著是一阵柔软变形的感觉。


「呜……啊……」


在雅儿贝德发出煽情的呻吟时,飞鼠又结束一个实验。


如果自己的脑袋正常,飞鼠对目前的状况得到两个答案。


一个是目前可能有一款新的D M M 0—P R G。也就是说在Y G G D R A S I L结束的同时,新游戏Y G G D R A S I L II接连上市。


只不过根据这次的实验来看,推出新游戏的可能性相当小。


因为严禁在游戏当中做出十八禁的行为。搞不好连十五禁的行为都不行。只要违反规定不但会在官网公布违规者的姓名,帐号遗会遭到删除,处罚相当严厉。   


这是因为如果这些十八禁行为的纪录遭到公开,可能会触犯社会秩序维护法的妨害善良风俗法规。一般来说,这个行为即使被视为违法也不奇怪。


如果现在依然是在游戏的世界里,游戏公司应该会采取某些方法,让玩家无法做出这种行为。GM和游戏公司如果正在监视,一定会禁止飞鼠的猥亵行为。但是完全没有出现任何阻止的迹象。


而且根据DMMO-RPG的基本法律与电脑法,在没有获得许可下,强制玩家进入游戏游玩就已经触犯营利诱拐法。强迫玩家以试玩方式加入游戏,是会立刻遭到检举的行动,尤其是如果发生无法强制结束游戏这种事,游戏公司即使因此被控监禁也不足为奇,假如发生无法强制结束的情况,因为受到法律保障,所以能以专用控制介面撷取一个星期的游戏纪录,可以很轻松地举发游戏公司的违法行为。如果飞鼠一个星期没进公司,应该会有人觉得不对劲而到家里察看,警察只要调查一下专用控制介面就能解决问题。


只是有哪个企业会冒著可能会被立刻逮捕的风险,犯下这种组织性的犯罪呢? 的确,只要谎称这只是游戏的抢先体验版,或是以他们遇到更新档这类介于灰色地带的说法即可脱罪。但是这么危险的事对游戏制作公司和营运公司来说,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么一来,这种状况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人捣鬼,和游戏制作公司无关。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必须颠覆之前的想法从其他方向思考,否则永远找不到答案。


问题是根本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思考。另外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虚拟世界变成真实世界的可能性。


不可能。


飞鼠立刻否定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不合理的蠢事,


不过相反的,这才是正确答案的想法,却随著时间的经过变得更加强烈。


而且——飞鼠想起刚才从雅儿贝德身上飘来的香味。


根据电脑法,虚拟世界已经将五感中的味觉和嗅觉完全消除。虽然在游戏中有饮食系统,不过基本上只是属于系统方面的消耗。此外触觉方面也受到相当程度的限制,理由是为了避免和现实世界产生混淆。因为有了这些限制,以致于利用虚拟世界的色情产业并不是那么流行。


但是现在一点限制也没有。


这个事实对飞鼠产生剧烈冲击,「明天的工作要怎么办?」、「这样下去该怎么办?


这些担心已经变得徽不足道,几乎可以拋到脑后。


「……如果虚拟世界没有变成现实世界……那么就资料量来说,根本是不可能......」


飞鼠动了一下无法发声的喉咙。脑袋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心里已经理解了。


飞鼠的手终于离关雅儿贝德丰满的胸部。


感觉似乎摸了很久,不过飞鼠的解释是为了确认,不得已才会摸那么久,决不是因为摸起来很舒服,才不愿意放手……应该。


【雅儿贝德,抱歉了,】


【呜啊……】


满脸通红的雅儿贝德发出喘息,似乎可以令人康受到体内发出的热气。接著她害羞地询问飞鼠:【我会在这里迎接第一次吧?】


稍微别过头的雅儿贝德如此间道,令飞鼠不禁以失控的声音回答:


【……咦?】


飞鼠的脑筋突然转不过来,无法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第一次?什么的?这是怎么回事?话说回来她为什么一脸娇羞?

【请问衣服要怎么办呢?】


【…啥?】


【我自己脱比较好吗?还是劳烦飞鼠大人呢?穿著衣服的话,之后...会弄脏....不,如果飞鼠大人要求穿著衣服,我也没有意见。】


脑袋终于理解雅儿贝德的话。不,现在的飞鼠头盖骨下是否有脑袋,还是个疑问。


察觉雅儿贝德为什么出现这种反应与行为的飞鼠,内心有些天人交战:


【好了,到此为止,雅儿贝德。】

【咦?遵命。】


【现在不是做那种……不,没有时间做那种事。】

飞鼠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

「从雅儿贝德把胸部凑过来开始普罗托斯桑就一直用看变态的目光看着我啊!!!!!!」

飞鼠在内心发出了哀鸣----------------------


【题外话,普罗托斯的心理活动: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没有强制登出!---------------npc在说话!----------气氛好诡异,我还是先不说话吧-----------咦!飞鼠桑!!你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8)
© 星锟Star | Powered by LOFTER